Pnsq8 p1s8n9

From Chess Moves
Jump to: navigation, search

squ06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武煉巔峰笔趣- 第四千一百九十一章 一剑 -p1s8n9
武煉巔峰 連載
[1]

小說推薦 - 武煉巔峰
第四千一百九十一章 一剑-p1
上官珑一颗心沉入谷底,深吸一口气,咬牙道:“好,本宫可以让你们离开,但你绝不能再伤玉儿分毫!”
杨开那一剑看似决然,实际上分寸把握的很好,尽管当胸穿透,可伤的并不严重,卢雪解开上官玉的衣服,一边施法压住伤口,一边小心翼翼地将长剑拔了出来,又给她敷了些疗伤药,服了一枚疗伤丹,这才完事。
卢雪会意,放缓了速度,片刻后,童玉泉的声音传来:“杨小哥,我想看看玉儿的伤势如何,还请通融一二。”
毫不怀疑,若是自己不让道的话,第一个冲自己出手的绝对不是杨开等人,而是这陪伴了自己数百年的枕边人!
偏偏杨开竟还能维持脑中清明,与她对答如流。
若一切都按她的计划发展,自然是皆大欢喜,可她也没想到最后会搞成这样,一双双征询的目光望来,让她脸色愈发阴沉,难堪极了。
逼不得已,杨开只能出此下策。
四目相对,上官珑的脸色阴沉如水,杨开手上力道微微加重,昏迷中的上官玉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了。
无视了上官珑那铁青的脸色,杨开转头望着童玉泉:“放心,这一剑并不致命,我避开了玉师妹的要害,不过若是童护法救女心切大胆出手,我就不敢保证玉师妹的安全了。”
一句话,犹如定魂钉一般,将童玉泉直接钉在了原地。
童玉泉的瞳孔在这一瞬间缩成了针尖大小,视野被那血红所充斥,整个世界似都变得血红。
“离开之后,必须放玉儿回来!”
“要不要阻拦他?”卢雪问道。
上官珑银牙紧咬,身躯颤抖不休,美眸中一片艰难的挣扎之意。她没想到一直看起来风度翩翩的杨开竟真的这般心狠手辣,铁石心肠,一言不合就真的对上官玉下手了,难道之前的一切和善都只是他的伪装?如果是这样,那伪装的也太好了。
杨开神念放出,果然察觉到童玉泉正在急速朝这边靠近,不过只有他一个人而已,飞花舫的巨大莲花还在后方数百里之外。
童玉泉脸色一变,咬牙道:“小子你什么意思?”
一句话,犹如定魂钉一般,将童玉泉直接钉在了原地。
逼不得已,杨开只能出此下策。
本以为不会得到什么回应,谁知那风车上竟立刻开了一道口子,童玉泉没做犹豫,一个闪身,便进了风车之中。
“你敢!”童玉泉勃然大怒,一身气息如水银乍泄,轰然爆发。
“情非得已!”杨开一捏上官玉的颈脖,昏睡中的上官玉不由嘤咛一声,让童玉泉脸色大变,瞬间僵在原地,扭头朝上官珑望去,满面愤怒。
童玉泉脸色阴沉,纳纳不语。观其神色,杨开便知在这件事上他应该是没有多少话语权的,当即不再理他,重新看向上官珑:“我若拒绝的话,夫人是不是要一声令下,让外面埋伏的人冲进来将我乱刀砍死?”
上官珑的脸色也很不好看,当她和童玉泉冲进来,发现杨开已将自己的女儿拿捏在手的时候,就感觉事态超过了自己的控制。
一剑穿身!
杨开看了他一眼:“童护法恕罪,你这位夫人什么心性你应该比谁都清楚,我怕我真听了她的话,放了玉师妹的话,没法见到明天的太阳,少不得要让玉师妹委屈一阵子了。”
杨开神念放出,果然察觉到童玉泉正在急速朝这边靠近,不过只有他一个人而已,飞花舫的巨大莲花还在后方数百里之外。
上官珑的脸色也很不好看,当她和童玉泉冲进来,发现杨开已将自己的女儿拿捏在手的时候,就感觉事态超过了自己的控制。
上官玉本身也是个帝尊境,修为不算太弱,这样的伤势只需要将养几日便可痊愈。
杨开略一沉吟:“不必了,让他过来吧。”
无视了上官珑那铁青的脸色,杨开转头望着童玉泉:“放心,这一剑并不致命,我避开了玉师妹的要害,不过若是童护法救女心切大胆出手,我就不敢保证玉师妹的安全了。”
杨开道:“夫人不会天真的觉得我年幼可欺吧?我若是放了玉师妹,又哪还有机会离开?”
上官珑酥胸起伏,认真思考一阵,轻轻颔首,与童玉泉左右分开,让出一条道路来。
小說推薦
上官珑话音才落,便见杨开忽然伸手,夺去了卢雪手中的水寒长剑,在她惊骇欲绝的注视下,这一剑直接从上官玉的后背处刺出,前胸刺出!
一剑穿身!
“童护法呢?你也这么觉得?”杨开转头望向童玉泉。
不再给上官珑说话的意思,杨开道:“还请夫人让一让,我要离开这里。”
嗤地一声,鲜血飞溅,上官玉一声闷哼,脸上血色在刹那间退尽。
上官珑深深地凝视着他,似要看进他神魂深处,好片刻才重重叹息道:“好吧,这世上难得有你这样的男子了,是本宫看走了眼,不该如此唐突行事。今日之事就这么算了吧,你既不愿,我也不强求什么,放了玉儿,我让你们离开便是!”
“童护法呢?你也这么觉得?”杨开转头望向童玉泉。
小說推薦
便在这时,卢雪的声音响起:“大人,那童玉泉飞过来了。”
“此事令嫒知晓吗?”杨开沉声问道。
童玉泉的瞳孔在这一瞬间缩成了针尖大小,视野被那血红所充斥,整个世界似都变得血红。
他们其实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上官珑算计杨开和自己的女儿,自然不会将事情解释的清楚,只是以防万一,才将他们调动过来。
杨开看了他一眼:“童护法恕罪,你这位夫人什么心性你应该比谁都清楚,我怕我真听了她的话,放了玉师妹的话,没法见到明天的太阳,少不得要让玉师妹委屈一阵子了。”
上官珑深深地凝视着他,似要看进他神魂深处,好片刻才重重叹息道:“好吧,这世上难得有你这样的男子了,是本宫看走了眼,不该如此唐突行事。今日之事就这么算了吧,你既不愿,我也不强求什么,放了玉儿,我让你们离开便是!”
便在这时,卢雪的声音响起:“大人,那童玉泉飞过来了。”
武煉巔峰 角色
上官珑的脸色也很不好看,当她和童玉泉冲进来,发现杨开已将自己的女儿拿捏在手的时候,就感觉事态超过了自己的控制。
毫不怀疑,若是自己不让道的话,第一个冲自己出手的绝对不是杨开等人,而是这陪伴了自己数百年的枕边人!
“童护法呢?你也这么觉得?”杨开转头望向童玉泉。
上官珑道:“这倒不至于,大家也没什么深仇大怨,何至于生死相见?”
他们其实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上官珑算计杨开和自己的女儿,自然不会将事情解释的清楚,只是以防万一,才将他们调动过来。
一句话,犹如定魂钉一般,将童玉泉直接钉在了原地。
不再给上官珑说话的意思,杨开道:“还请夫人让一让,我要离开这里。”
上官珑道:“这倒不至于,大家也没什么深仇大怨,何至于生死相见?”
“离开之后,必须放玉儿回来!”
上官玉本身也是个帝尊境,修为不算太弱,这样的伤势只需要将养几日便可痊愈。
毫不怀疑,若是自己不让道的话,第一个冲自己出手的绝对不是杨开等人,而是这陪伴了自己数百年的枕边人!
杨开看了他一眼:“童护法恕罪,你这位夫人什么心性你应该比谁都清楚,我怕我真听了她的话,放了玉师妹的话,没法见到明天的太阳,少不得要让玉师妹委屈一阵子了。”
“还不滚开?你真的要害死玉儿不成?”童玉泉的声音在她耳畔便炸响,犹如九霄神雷。
童玉泉闻言,不禁松了一口气。
屋外确实有许多埋伏,只不过当看到杨开擒着上官玉,而且上官玉还被一柄长剑当胸贯穿的时候,都是又惊讶又愤怒。
“情非得已!”杨开一捏上官玉的颈脖,昏睡中的上官玉不由嘤咛一声,让童玉泉脸色大变,瞬间僵在原地,扭头朝上官珑望去,满面愤怒。
嗤地一声,鲜血飞溅,上官玉一声闷哼,脸上血色在刹那间退尽。
“童护法呢?你也这么觉得?”杨开转头望向童玉泉。
杨开缓缓摇头:“玉师妹姿色出众,乃是一等一的美人,又有哪个男人会觉得她丑?只是两情相悦,无关美丑,只在本心!”
扭头望去,只见童玉泉双目赤红地瞪着自己,仿佛看着一个杀父夺妻的仇人,那眼神陌生,让她心头一颤。